光陰凋盡朱顏



人惆悵,欲語淚先流。幾多愁緒,洋洋灑灑的澆息著這欲望的篝火。喔,還有那街邊赤足的路燈,自然而然,漸次漸立。多麼華麗的泡影。但卻盛滿不了我的心情,這屬棄於歲月的桎梏。始終濃厚成她的樣子,最後醒來,綠得發黑。瘡痍,空洞,落空。 綠得發亮,喔,原來這是我未被腐染的頭髮。綠的沒有了我的天空 ,喔,原來這是我被歲月奚落成的模樣。

最近,算不上讀了幾篇好文章。倒是讀了一位羞於害面,難以啟齒的女編輯的文章。卻愈覺得魄爽。暖一小團。她行文的直白象撞擊著心底的某一扇窗。但卻打開了另一扇隱形的門。讓我可以看清屬於自己的風景。開始向著漂亮慢慢的焦距,搬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支點。來使勁發出心底的懊惱與平衡,撬開一個新的入口,駐華。

看清這一條條彎彎拐拐,摸清這一條嘴角上的弧度,幾度。有多少拐彎抹角,胡攪蠻纏。卻在絕不透風裏蒙塵落埃。渾渾噩噩濁濁。桑蒼了記憶的痕跡。誰的年華,不知歸路。 紅塵曲水,破鏡難圓。原來煙雲布及。就要砸落了下來,淋濕了心季,就要破碎誰覆水難收的人生。蒼老一地,自各安息。

行走在阡陌紅塵中獨自對話,用雙眸追溯著過往的風景。衡量自身的成長,往往只是翻閱在某年的某天,某個荒涼的眼神,得不到歲月的柔潤。總是在某個風口浪尖上企圖試著肯切一些東西,以求滿得平衡,慰藉一些失措與悲落,不至於飄蕩的有些落魄傾向,回首就是染指白髮,愁絲三千。淚雨成線,情緒延綿。剪不斷,掐不斷。不堪回首的破敗,幻一場大霧覆滅了所有的繁華,念一段年華。又折煞了誰的天下,誰的人生。幻滅。

索性這就不算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表演,算,那就是一些置身以外的泡影,姑娘可以用香唇吹出來的口水,輕盈,美麗,漂亮。

昨晚,夜來。文章中段於此,關屏睡寢。是有些被隔夜中斷的東西。原本一些蔓延在指尖的東西,現在就這樣被腦袋45°的否決。那些原本盤旋在腦中的章節恐怕還未睡醒就已經隨著神經萎縮了回去。想不起,昨天我又被服從了,重複了多少多少東西,多少多少情緒。突然明白,昨日不可追,往事低頭睡,記憶陪著睡,我看著累。倒退,倒退。

止問,又何嘗不是應該遵循著歲月借過,借過。舍逃出一條路來,讓自己還可以找的回去。可以過得隨性,可以活的落拓,可以給自己一些距離與時間。讓自己學會著成長,學會著同孤獨上路。探一條清幽小路,尋一處屬於自己的莊園。構一副幻象,幻化出生命的止境。

且去室外垂釣,手有青青竹竿,

莫問卿卿何處,回頭又是人間。

淩晨四點,醒來。從來捨不得這麼的早醒,因為會為自己心疼到失眠。可是橫空的雙眼掉著兩個巨大的空洞,讓我的睡眠與舊夢款款落空,根本找不到睡眠的痕跡。燈是來著,罩的一塌糊塗。其實不喜歡開著燈睡覺。但無法,身居在外。異夢他鄉,就不好見外。冷風從門縫裏占了進來,隱約的我感覺到臉上的鼻子又在微微的勃起,又在瘙癢。甚至可以感覺到她調動的欲望。不由好說,是風吹醒了她的寂寞。即使可能我已經假裝睡的很模糊,就是夢遊。但我知道我內心抗拒著,堅定且不想找討厭的藥物來陪伴與安慰著她。更願意讓她這樣勃起來挺過,挺過。挺好,挺好。

沒法,我只好把她埋在被窩深處,葬送著半個腦袋,留下兩個巨大的,深邃的窟窿。在這惶恐的夜央獨載。

不想說,我知道我一定會被我無意的念頭而詛咒的睡不好。起不好,早不好。明天過不好,就活不好。

留言

Secret

自我介绍

derekio

Author:derekio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