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凋盡朱顏



人惆悵,欲語淚先流。幾多愁緒,洋洋灑灑的澆息著這欲望的篝火。喔,還有那街邊赤足的路燈,自然而然,漸次漸立。多麼華麗的泡影。但卻盛滿不了我的心情,這屬棄於歲月的桎梏。始終濃厚成她的樣子,最後醒來,綠得發黑。瘡痍,空洞,落空。 綠得發亮,喔,原來這是我未被腐染的頭髮。綠的沒有了我的天空 ,喔,原來這是我被歲月奚落成的模樣。

最近,算不上讀了幾篇好文章。倒是讀了一位羞於害面,難以啟齒的女編輯的文章。卻愈覺得魄爽。暖一小團。她行文的直白象撞擊著心底的某一扇窗。但卻打開了另一扇隱形的門。讓我可以看清屬於自己的風景。開始向著漂亮慢慢的焦距,搬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支點。來使勁發出心底的懊惱與平衡,撬開一個新的入口,駐華。

看清這一條條彎彎拐拐,摸清這一條嘴角上的弧度,幾度。有多少拐彎抹角,胡攪蠻纏。卻在絕不透風裏蒙塵落埃。渾渾噩噩濁濁。桑蒼了記憶的痕跡。誰的年華,不知歸路。 紅塵曲水,破鏡難圓。原來煙雲布及。就要砸落了下來,淋濕了心季,就要破碎誰覆水難收的人生。蒼老一地,自各安息。

行走在阡陌紅塵中獨自對話,用雙眸追溯著過往的風景。衡量自身的成長,往往只是翻閱在某年的某天,某個荒涼的眼神,得不到歲月的柔潤。總是在某個風口浪尖上企圖試著肯切一些東西,以求滿得平衡,慰藉一些失措與悲落,不至於飄蕩的有些落魄傾向,回首就是染指白髮,愁絲三千。淚雨成線,情緒延綿。剪不斷,掐不斷。不堪回首的破敗,幻一場大霧覆滅了所有的繁華,念一段年華。又折煞了誰的天下,誰的人生。幻滅。

索性這就不算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表演,算,那就是一些置身以外的泡影,姑娘可以用香唇吹出來的口水,輕盈,美麗,漂亮。

昨晚,夜來。文章中段於此,關屏睡寢。是有些被隔夜中斷的東西。原本一些蔓延在指尖的東西,現在就這樣被腦袋45°的否決。那些原本盤旋在腦中的章節恐怕還未睡醒就已經隨著神經萎縮了回去。想不起,昨天我又被服從了,重複了多少多少東西,多少多少情緒。突然明白,昨日不可追,往事低頭睡,記憶陪著睡,我看著累。倒退,倒退。

止問,又何嘗不是應該遵循著歲月借過,借過。舍逃出一條路來,讓自己還可以找的回去。可以過得隨性,可以活的落拓,可以給自己一些距離與時間。讓自己學會著成長,學會著同孤獨上路。探一條清幽小路,尋一處屬於自己的莊園。構一副幻象,幻化出生命的止境。

且去室外垂釣,手有青青竹竿,

莫問卿卿何處,回頭又是人間。

淩晨四點,醒來。從來捨不得這麼的早醒,因為會為自己心疼到失眠。可是橫空的雙眼掉著兩個巨大的空洞,讓我的睡眠與舊夢款款落空,根本找不到睡眠的痕跡。燈是來著,罩的一塌糊塗。其實不喜歡開著燈睡覺。但無法,身居在外。異夢他鄉,就不好見外。冷風從門縫裏占了進來,隱約的我感覺到臉上的鼻子又在微微的勃起,又在瘙癢。甚至可以感覺到她調動的欲望。不由好說,是風吹醒了她的寂寞。即使可能我已經假裝睡的很模糊,就是夢遊。但我知道我內心抗拒著,堅定且不想找討厭的藥物來陪伴與安慰著她。更願意讓她這樣勃起來挺過,挺過。挺好,挺好。

沒法,我只好把她埋在被窩深處,葬送著半個腦袋,留下兩個巨大的,深邃的窟窿。在這惶恐的夜央獨載。

不想說,我知道我一定會被我無意的念頭而詛咒的睡不好。起不好,早不好。明天過不好,就活不好。

又是一個雨天

17106.jpg
又是一個陰雲密布的日子,沒有風,幾只雀兒在簷下輾轉盤旋,叫聲啾啾依然清脆婉轉。越來越喜歡這個時節的雨,纏綿又不失高雅的姿態,就那樣稀稀疏疏的把天與地連在一起。每每有細雨落下,總是忙不迭的將自己的花花草草搬出去,擱放在偌大的陽臺上,然後把自己陷在一把搖椅裏,一邊聽雨,一邊賞花,一邊晾曬自己的心情。並不是有陽光的日子心情就會好,許多俗世的塵埃總是習慣躲在耀眼的光線裏,偷偷的侵蝕人的靈魂,所以大多時候,是喜歡借一場雨洗滌一下塵封的心情的。

雨絲開始若有若無的飛下來,忙伸了手臂去接,絲毫沒有涼意,卻泛著絲絲恬淡溫婉,像極了一個多情的小女子調弦撥弄自己的情懷。雀兒一直在飛,一刻也不肯安分下來,並不算華麗的羽翅輕盈的舞動著,好像也在借柔軟的雨絲,曼舞著心中的旋律。

這一刻的時光那麼靜,靜的讓人感到這個世界只剩下我自己,陪著我的花,我的草。如果就這樣一直,不去沾惹塵世的喧囂與浮躁,給自己一片靜雅與清寧,該有多好。

雨絲輕彈,雲雀輕舞。一個人靜靜的品味著這份唯美而浪漫的孤獨,心幹淨得像一張白紙。

這樣的時刻,風還是禁不住誘惑的,它從高高的雲層裏跌落下來,掠了雲兒的小心思,輕輕地落下來叩擊我的心房。風扯動心角的漣漪,仿佛自己剛從一場純潔的夢裏醒來,環顧四周,雨絲繼續,花草依然。

我的向日葵擎著長長的身子,高昂著頭,一張金黃的圓臉,正憨憨的沖著我笑。這是我這個夏天最得意的作品吧,仿佛在早春四月自己就開始偷偷臨摹它的樣子,其實路上的風景裏它一直都在,只是很少花心思去品讀罷了。可是讓它那麼欣然地開在我的眼睛裏,開在我的心底裏,唯此一枝獨秀吧。

但凡勞動者都懂得,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算不得是個辛勤的園丁,但我一旦種下手中的種子,絕對會用心呵護,用情守望,即使失望總是大於希望。就如我的薰衣草,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下種,生怕打碎那一襲浪漫,就一直握在掌心裏,尋了個感覺最和適宜的日子輕輕埋下一粒希望。等待是漫長的,但也是令人歡喜而充實的。每天灑一遍水,得空就靜靜的守著它,希望他能早日破土與我邂逅。多少天後,當等待變成一場空白,卻也一直不肯放棄,好像那裏孕育的不是一粒籽,更是一份情懷。

浪漫的法國普羅旺斯也許才是它的家,他不肯給我一面之緣的相遇,哪怕只是驚鴻一瞥。很多時候很多事是不能隨心的,只要自己曾經付出過,所謂的擁有已經不重要了,雖然心底裏仍殘存著隱隱的痛與惋惜。

雨滴依然輕輕地落下,他給我一份安然,並不去打擾我的清幽。當我的眸子亮起來,不是因為一滴雨飛進來,而是一只弱弱的蝶兒影射而來,落在我的眼睛裏。它那麼小巧,那麼玲瓏,淡黃色的蝶翼給人一絲溫馨。我靜靜地望著它,看它小心翼翼的伏在我的向日葵上。看它那份忘我的樣子,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已成為別人眼中的風景。我不知道他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落雨的時候它把自己隱藏在哪裏,或許是一枝花,或許是一片葉,但此刻,我知道,它正安然的鑲嵌在我的眸子裏,正把一顆心安撫在我向日葵暖暖的懷抱裏。

說起蝴蝶,這該是我這個夏天以來第二次那麼認真的欣賞它,意識到它的存在。前不久,第一次在田野間遇到蝴蝶,許多只,就那樣在溝渠旁在豐腴的蘆葦河畔,在一束束我叫不出名字的姹紫嫣紅的野花中勁舞嬉戲。我記得我看到蝴蝶群的第一感覺,就是夏天來了,陽光燦爛了。看著那些白的,黃的,紫的,五顏六色的蝴蝶,那一刻,我想到了冰洋的文字--《初夏,遠方》。

想到了吳冰洋,一個曾經生疏的都不知是異性還是同性的文字裏的朋友。好像文字裏的相遇也是那麼得令人啼笑皆非。清楚地記得,他在我的帖子裏留言"紫夏,一個同樣喜歡紫色的家夥來看你了……"於是,我們相識,也只是偶爾的在我的文字的跟帖裏遇到他輕淺的足跡。

有時候相逢不必曾相識,真的,就像我和吳冰洋。不誇張的說,我幾乎沒讀過他的文字,他讀我的文字也是少之又少。或許只是因為紫色,我們共同的歡喜,也或許是文字裏那種潛在的默契,讓那麼陌生那麼陌生的兩個人,都有著一見如故的感覺。

讀吳冰洋的《初夏,遠方》,忘記是在哪篇文字的跟帖裏。讀一個人的文字就能參透一個人的情懷。冰洋無疑是浪漫的,喜歡無拘無束的流浪,該是那種且歌且行且從容的姿態吧。那篇文字是早先寫給薄荷的,可是"我卻讀出了紫夏淺荷的韻味",我開玩笑的在他的跟帖裏留言。感覺就像是多年前的舊相識,彼此陌生,彼此卻並不生疏,這應該就是文字的魅力吧,可以身在天涯,心似咫尺。

靜靜的時光裏,靜靜地賞著屬於自己的風景,雨絲,雲雀,向日葵,蝶兒,還有更多的屬於我的花草,這一刻的心緒幹淨透明的沒有一絲塵埃,雖然心底裏依然戀著薰衣草的失去,卻也會喚起柔軟而芬芳的記憶,就像吳冰洋我陌生卻又熟悉的朋友,想起大片大片的蝴蝶群,想起他的《初夏,遠方》。想起他曾應允要為我的ID寫一部長篇,因為我的ID名字裏有他喜歡的風景--紫夏淺荷……

沒有一成不變的風景,也沒有永聚不散的宴席,人生本就是一幕沒有彩排的情景劇,今天你來,明天他走,濃妝重彩,粉墨登場時,我們近得沒有距離;曲終人散,卸下所有華麗的外衣,還原一個最真的自己,最終還不是要各奔東西。有些人注定要遠離,只是荼蘼了一場記憶,有些人注定要停留,只是能陪自己到最後的或許只有自己。野菇娘兒 ダイアリー?エッセイ:かなしみず 凛太郎ストレスが溜まる? 永遠是屬於陽光溫暖 絲絲縷縷編織 留一顆禪心 情深深幾許,幾多相思淚 淺淺夢,淡淡行 終有一天生活也會老的 我們高聲讚美它
自我介绍

derekio

Author:derekio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