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多半年來

近多半年來
現在想想那是被一種所謂的愛致使的一種心靈、理智和情感上的昏迷狀態,這樣能一直昏迷下去也不是說不是一件好事,不然人都說愛的魔力是很大的,愛能讓一個人忘了自己,想得卻是愛著的人,可以說無時無刻,分秒不會落下,明明自己餓著肚子卻想的是所愛的人是否按時吃飯,明明是自己在翻越欄杆卻對她說路上注意安全,可這一切總有清醒的那一刻,不然為什麼海誓山盟到了山崩海枯的時候會冒出一句“你怎末這麼自私?”回過頭來,才明白愛真的這麼自私,自私的不是限於不讓別人關心你,而是彼此間。

近多半年來,我沒有那晚睡的那麼早,可以說十一前從未入睡過,幾乎都在零點以後或者更深,可能這也是一種習慣,明顯的是一種習慣,就如很早的時候對香煙也有規定的時間點上然一根,中午十二點以前不吸煙,下午五點以後直到晚上休息不吸煙,也堅持過很長一段時間,一包煙能在身上裝一個禮拜,剛開始的時候覺別人吸煙是一種神采和風度,到後來是為了應酬而吸煙,在最後直到現在是自己的一種需要,精神上的一種強烈需要和願望,但我還是沒有煙癮,唯獨慶倖的就是這一點,這似乎和我說的強烈需要和願望是一種矛盾,既然是需要怎麼會說是沒癮呢???

節は枯れ
outiye
一群の魚
世界であく
隙間に下げ
されて
次第には今
彼女たちは
ネオンの色に彩
四季の変化が

我的世界,註定沒有你

我的世界,註定沒有你
已經塵埃落定。偶爾想起那些我們漸行漸遠的往事,已不會讓我再大喜或者大悲。我也不再敢奢望有轟轟烈烈的愛情在我身上發生,也害怕了見證那些信誓旦旦的諾言。經過無數的聚散離別後,消散了曾經年少的輕狂。
生活在一個城市裡,或者愛上一個人,又或者做某件事情,時間久了,就會感覺厭倦,就會有一種想要逃避的衝動。也許並不是厭倦了這個城市,所愛的人,所堅持的事,只是給不了自己堅持下去的勇氣。
十二月的冬天,出奇的寒冷,走在蕭索的十字路口,空中飄落了今年的第一場雪花,我看著大雪紛紛揚揚的灑下來,整個世界仿佛都是白色的。天空灰濛濛的,地上一會就鋪滿了晶瑩透亮的雪花,樹枝上慢慢積滿了晶瑩,我站在這雪天裡,久久不願離去。流連於雪天裡,在這樣的一季秀美的景色裡,我漫無目的走著,靜靜的回想著曾經。
你的突然離開,讓我手足無措。也許,我們每個人都遇到過這樣的狀態,失落無助的時候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沒有勇氣去打擾誰,唯有一個人默默聽著歌,看看微博。想起曾經,心情總會莫名的憂傷起來,說不清楚是為你亦或是孤單,就這樣情不自禁的心傷著,茫然著……
茫茫人海,走進生命裡的人很多,走入內心的卻很少;芸芸眾生,相伴一程的情不計其數,相守一生的屈指可數。曾經以為,我們走了這麼久,應該會有一個圓滿的結局,不曾想結局竟是那麼的讓人悲哀。你的離開,乾乾淨淨,唯有留給我這些點點滴滴的回憶。人世間,總上演著太多太多的別離,而微不足道的我卻無力挽留這段走到盡頭的情緣。

piece of golden yellow
Read the university
heavy jungle and
the friend to shoot you
and really appreciate
Total white smoke between
repressed or pleasure
the drawer found
thousands or even tens
so rice sweet warm


她看到新娘是如此的美麗

她看到新娘是如此的美麗
小的時候,明亮溫暖的下午,她會站在他家的窗下,高聲喊著他的名字。然後他會從視窗探出小小的腦袋來回答她:“等一下,3分鐘!”但她通常會等5分鐘以上,因為他會躲在窗簾後面,看著她在開滿花的樹下一朵一朵的數著樹上的梨花。當他看到分不清哪個是花,哪個是她的時候,才會慢吞吞的下樓去。她看到他,會說,你又遲到了。然後,他們就開始玩辦家家,她是媽媽,他是爸爸,卻沒有孩子。她把掉下來的花瓣撕成細細的條,給自己的小丈夫作菜吃。

上中學的時候,她和他約定每天早晨7:00在巷口的早餐鋪見面。她總是很準時的坐在最裡邊的位置,叫來兩根油條。7:10分以後,他拖著黑色的書包出現在有些寒冷的陽光裡。懶散的表情。臉上有時隱隱可見沒擦乾淨的牙膏沫。她看到他,會說,你又遲到了。然後他坐下來開始吃早餐。她把他髒髒的書包放在自己的腿上。她把粗大的油條撕成細細的條,給他配著熱騰騰的豆漿喝。

高中畢業典禮那一天,他們去了一家婚紗店。她指著一套婚紗對他說,她好喜歡那套婚紗。他看那套婚紗,它不是白色,而是深藍色的。藍得有些詭異,有些憂鬱,就像新娘一個人站在教堂裡,月光掉在她如花的臉上時,眼中落下的一滴淚。然後他輕聲告訴她:“等你嫁給我的那一天,我把它買給你。”

大學他們分居兩地,當她打電話詢問他的信什麼時候會到的,他常常回答她大概3天以後。而她接到信的時候,已經過了7天。於是她會在回信裡包上新鮮的玫瑰花瓣,然後寫道,你又遲到了。她把日記撕成細細的條,夾在信裡寄過去。她想如果他細心的把那些碎條拼起來,就可以讀到她在深夜對他的思念。

畢業以後,他們有了各自的工作。有一天他說要來看她,於是樸素的她第一次化了妝,匆匆趕去車站。她看著空蕩蕩的鐵道,覺得那是些寂寞的鋼軌,當火車從它身上走過,它會發出絕望的哭聲。火車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小時。她看到他變的比以往更加英俊,只是眼中少了一分懶散。接著她又看到他的身邊有一個笑顏如花的女子,他介紹那是他的未婚妻。她只是說了一句,你又遲到了。那天晚上,她把他寫過的信撕成了細細的條,讓一團溫柔的火苗輕輕舔拭著它們的身軀。

他結婚那天,也邀請了她。穿著一套潔白的婚紗。那婚紗白得十分刺目,像是在譏諷她的等待。沒有人發覺她在暈眩。

第二天她就搬去了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她決心要從這個世界裡蒸發,從他的生活裡蒸發。

他像大多數都市里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樣,經歷了事業上的成功,失敗,離婚,再婚,再離婚,再結婚,喪妻。在他的生命裡路過了許許多多的女人,她們有些愛他,有些被他愛,有些傷害了他,有些被他深深的傷害。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當他恍惚記起曾經那個站在開滿鮮花的樹下一朵一朵數梨花的小女孩時,自己已經是七旬的老人了。

他尋訪到了她的訊息,他認為自己應該帶一點見面禮給她。後來,有人告訴他,她一直都沒有結婚,她似乎在等待一個約定,只是這個約定的期限不知是在何時。於是,他知道自己該買些什麼了。他花了很長時間去尋找一件深藍色的婚紗,他的確找到了很多件,只是沒有一件像當年那套一樣,有著孤獨新娘在月光下的第一滴眼淚感覺的深藍色婚紗。終於,他從香港一位收集了很多套婚紗的太太手裡買下了那樣一件婚紗。那位太太聽過他們之間的故事後堅持不收錢,但他,還是付給了太太55元錢,那剛好是他們結下等她嫁給他他會買這套婚紗送她的約定之時,直到現在已經有55年。

他帶著那套深藍色的婚紗,匆忙趕到醫院。他從不知道自己70多歲的身體居然可以跑的這樣快。但是時間是最作弄人的東西,在他懷抱那堆深藍色的輕紗踏進病房的那一刻,她停止了呼吸。他覺得這一幕是那麼似曾相識,只不過不同的是,她不能再對他說一句,你又遲到了。

她一直都在等待約定的期限,儘管他總是遲到。

但她從沒想過,那最後一個約定的期限,就是她一生的時間。


真情相守的長久
攥得越緊,失去的越多
禁園樹難辨輪圈
把彩虹編制得和你的微笑一樣美麗
不再執著喜悅和浪漫
笑看歲月的逝去
時間越長,越能考驗出一些真實的情
謙虛能夠以一種退的方法
失去愛情的滋味,一切與月缺月圓無關
願緣走一世,長伴紅塵笑


習慣了平靜的面對未來的一切

習慣了平靜的面對未來的一切


其實我們一直都是很簡單很平凡的人,可是現在的我們該拿什麼去追尋那些青春的夢想,該怎樣改變自己,即使我們還年輕,即使我們已經邁入社會,即使我們已經沒有了自己去選擇社會的機會,可是我們不會放棄自己最初的夢想,也許這就是年少的一種執著吧!

可當我們回想起過去時候,請不要總帶著一種抱怨和一種奢求,過去的總是回不去的,要學會改變讓自己能夠更好的成長,讓自己能夠更快的學會人生的哲理,這樣我們才能不給青春留下遺憾,年少是青澀,即使告別了那個年少輕狂的歲月,我們還會孤單,還會在不經意間仰望天空,看那青春短暫,看那腳下的路還是那麼漫長。

總是感歎時光不經意間從我們的指縫中悄悄溜走,總是感慨歲月的毫不留戀帶走往日的面容,但是生活還是在一天一天過著,我們這一路走來,有過快樂,有過悲傷,有著花一樣的幸福,有著像山路一樣的坎坷,這就是人生,平淡的看待那些勝利和不如意的事,因為人生不可能一直成功,因為成功是需要努力和運氣的。

人生也不會一直失敗,除非你是一個天生的倒楣蛋!學會放寬自己的心態,學會品味人生中的千姿百態,你會知道快樂很簡單,哪怕是黑色的幽默,也能讓人開懷一笑。

人生、青春、路像是一首悠揚婉轉的歌,唱出了那些跳動的音符;夢想,生活、愛像是一架華麗的鋼琴,合奏著那曲動人的旋律。



Try this delicious stir-fry of chicken
sweet corn are stirred into a creamy
keep all of the ingredients on hand
This version speeds things up while
But the baklava is even with
悠然之間我才發現他還是這些故事中的主角
蒼悲的流年誰許我地老天荒
用一腔的深情和牽念為父親寫下最美的詩篇
草原的生活令人憧憬讓人遐想無限
落寞成傷歲月不過是一指流沙

安之若素與瘋狂

安之若素與瘋狂

遠行,背負行囊,一個人堅定地向著遠方跋涉,沒有什麼困難能阻止自己的腳步,沒有什麼誘惑能讓自己改變方向。

走下去,定會看到遠方的太陽,看到暗夜裏閃爍的星光,看到自己那顆漸漸清純的心。如果在東方含蓄沉靜久了,就想要到西方灑脫振奮一次。如果常居塞北,就會嚮往江南的一簫一燈花,那濕漉漉的水鄉槳櫓之歌和拂心癢肺的昆曲。遠行,是走進大自然的懷抱,把本該屬於大自然的一切交給大自然,讓心在自然中純化。遠行,是遠離城市的喧囂,是遠離人界的喧鬧。

讓情感在自然裏清澈,讓思想在自然的陶趣裏更理性。然而,在大地中行走是遠行,而在書海中遨遊同樣也是遠行,這是心路的遠行,是精神的放逐。康德一生未曾離開過他的故土,可他的思想和學說卻走遍全球,超越了時代,繼續遠行至未來。

正是有了這種遠行,才讓人能在清靜的書房裏,平和與理智;才會品出日出日落的韻味,經過風吹雨淋的人生。如果常居江南,就會嚮往西北。想像那長河落日、大漠孤煙,那絲綢古道、那莫高窟中的飛天。心之所向,行之所向。

心想要達到的地方才是終點。所以我們不停地向前,想要無限近的接近心中的終點。我們才剛剛出發,還有很多,很長的路要走,不管前路是平坦,是坎坷,我們都將,向著心中的夢想,一直前行。
  
這些日子,很想離開熟悉的街道和城市,就這麼一個人,背著碩大的行囊,隨便登上一列火車,任它載我到任何一個地方,拒絕身後一切熟悉的資訊,只讓心和眼睛,都裝滿陌生的山水。我承認,這樣想著的時候,我的心思不是明亮的,也不完全是淡然的,而且還有些許揮之不去的蒼涼!若要遠行,請不要掩留你希望的眼神,請不要拒絕灑滿一路淚的晶瑩。
いかと思いまし
出ても薬を飲
不要把前世的愁帶到今世來
私は兄さんと違
失而復得定要好好珍惜
毎日が始まるん
彼はソレ以上
愛的美妙讓我與你靈犀相通
心底翻滾著對你的愛意
彼はその場を

自我介绍

derekio

Author:derekio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